《狮子山下的故事》情节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开始延续至当下,几乎所有的国家大事、香港大事都在故事的背景中出现并影响到前景中的芸芸众生
《狮子山下的故事》情节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开始延续至当下,几乎所有的国家大事、香港大事都在故事的背景中出现并影响到前景中的芸芸众生。这也正是香港发生巨变,回归逐渐完成,内地与香港越来越水乳交融的一个历史阶段。该剧继承了港剧的叙事传统,从小切口进入、从人物命运开始、从人物关系着手,用接近20个香港普普通通的人物,通过小餐厅、众生相、大时代的三合一,以小写大、管中窥豹,完成了平民史诗的建构。6月20日晚,继央视一套和腾讯视频持续热播,27集电视连续剧《狮子山下的故事》登陆香港开电视频道。正值香港回归25周年,其浓浓的香港味、人伦情,伴随它所折射的30余年内地和香港人所共同经历的中国变迁、时代流向,引起了观众的兴趣和共鸣,成为将香港故事、回归历程和家国情怀融为一体的最具代表性的内地与香港合作的电视剧作品。小餐厅、众生相、大时代的三合一,完成平民史诗建构狮子山下的故事,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开始,经历了申奥成功、香港回归、金融风暴、非典疫情、内地香港紧密合作、粤港澳大湾区构建等等,几乎所有的国家大事、香港大事都在故事的背景中出现并影响到前景中的芸芸众生。这也正是香港发生巨变,回归逐渐完成,内地与香港越来越水乳交融的一个历史阶段。但该剧没有高举高打、大开大合去呈现这段历史,而是继承了港剧的叙事传统,从小切口进入、从人物命运开始、从人物关系着手,用接近20个香港普普通通的人物,以小写大、管中窥豹,完成了平民史诗的建构。可以说,《狮子山下的故事》有独特的历史质感和小人物命运变迁。该剧最巧妙的构思,是将故事的舞台设置为一个茶餐厅。过去我们习惯了香港影视剧中,不是维多利亚港湾的高楼大厦就是旺角街头的酒吧旅店,不是西装革履的精英人物就是警察黑帮的黑白对抗,而茶餐厅,其实才是普通香港人最通常的社会交际点。茶餐厅,从文化上来讲,中西合璧,既有西式快餐也有中式卤煮,既有过客匆匆也有熟人熟事,杂糅、快捷、方便、高效、规范、实用,真正是香港文化一种最直接的象征。茶餐厅可以说是一个“公共空间”,既有三教九流的来来往往,更有餐厅经营人的兢兢业业。在这部电视剧中,从并非血缘关系的三兄弟的故事到儿女们成长后的不同道路,以来自广东佛山的女性梁欢为中心,历经两代人,从“好兄弟”茶餐厅到“喜欢你”茶餐厅,形象地呈现了香港30余年变迁的外部环境和内在心理。从《中英联合公报》签署时,有的人充满期待,有的人将信将疑,到历经各种风波之后,内地与香港真正意义上的同舟共济、相濡以沫,作品在故事中完成了“回归”主题的阐释。老舍曾经谈到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茶馆”作为故事的主要空间,他说“茶馆是三教九流会面之处,可以容纳各色人物。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这出戏虽只有三幕,可是写了50来年的变迁。我只认识一些小人物,这些人物是经常下茶馆的。那么,我把他们集合到一个茶馆里,用他们生活上的变迁反映社会的变迁。”实际上,《狮子山下的故事》也采用了同样的戏剧构思,完成了小餐厅、众生相、大时代的三合一。烟火气中缭绕的,也许就是中华民族能心心相印的精神气质既然是小视角、众生相,在故事的展开上,该剧就不是追求大事件、强动作、生死劫,而是更多地落笔于普通人的爱情、亲情、友情,呈现普通人的恩恩怨怨、磕磕碰碰、分分合合。剧中虽然也有李高山的去世,但整体上呈现出一种轻喜剧的风格,颇有当年TVB剧的那种市井的幽默、风趣和智慧。《狮子山下的故事》总导演吴锦源说,该剧最大的特点就是“人情味”,它来自于家人、朋友、兄弟姐妹之间这种情分和关联。剧中很多人物都有原型,很多事件甚至是主创家人、朋友亲历的事情,而《狮子山下的故事》就用这样一个缭绕烟火气的茶餐厅呈现出来,让人感受到实实在在的香港,体会到真真切切的温情。高山的敦厚诚实仗义,茶餐厅二代的子承父业,“老叉烧”劳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罗一同的随机应变、乐天知命,“社会人”大富贵的外横内软、行侠仗义都构成了全剧山重水复的曲折性。虽然两代人经历生活变故、代际冲突,最终,从李高山到梁欢,这成为了友爱、担当、奋斗的香港精神的坚守者、传承人,新香港人和老香港人,都回到了香港文化中所谓勤劳、诚信、奋斗和人与人之间互助友爱的价值主流中。从这些普通香港人身上,我们能够理解香港魅力的核心。最终梁欢、甄建华、谢飞或在香港结婚生子、或创业经营,都体现了内地与香港的同根同源、家国一体。在制作上,《狮子山下的故事》为了让人物和事件更加具有生活质感,无论是时代变迁的痕迹还是香港空间的假定,无论是生活环境的营造还是城市声音的设计,可以说也都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港剧”精品。茶餐厅所处的老旧的街角、简陋的桌椅、斑驳的广告、昏暗的灯光、逼仄的家居,还有那些大家熟悉的港乐,都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香港市井生活的风貌。生活气息、年代质感,为这部电视剧带来了甚至超出主题表达之外的人间况味。岁月沧桑、时光流淌,从这个剧的场景、空间、声音,特别是人物的命运中,我们能够深刻地感受到香港文化的丰富性和生命力,而这种丰富性和生命力,不仅体现在霓虹灯下,也体现在茶餐厅这样的市井生活中、平凡市民中。正如剧中的台词所言,“看看夜景,看看那些船来来去去,就好像有很多人带着很多希望一样,真的很有生命力……只要你肯付出努力,这里的万家灯火,总有一盏是属于我们的家。”“狮子山精神”,正因为有这样生动的市井阐释,使香港文化呈现出更多的烟火气,而这烟火气中,便是中国人共同的人伦亲和、坚韧乐天、家国情怀,也许这些正是中华民族能够心心相印的共同的精神气质。(尹鸿 作者为清华大学教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